欲望养厉鬼

江澄:我,江宇直,就算死,我也是宇直
江澄:蓝大真好看

你们这些妹子整天想睡魏婴、忘机的,而我不一样了,我想睡蓝启仁😂

不可男男过密交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
——“月老月老,不好了!”
——“如何?”
——“红线,红线牵不上了!”
——“胡闹,怎么可能。”
——“是真的,那个叫薛洋的,他的小指断了,红线牵不上了!”
——“这。。。。。。”
——“月老月老,怎么办呀。”
——“慌什么,一段姻缘罢了,大不了下一世再连。”
——“可是。。。”
——“你他妈的就不知道把红线拴他脖子上吗”

“道长,道长你看我去求来的红线”薛洋把红线放在晓星尘的眼前晃了晃,然后把红线的一头缠在晓星尘的手腕上说“既然月老不给我们牵红线那就我自己牵,不过不能牵在小指上了”薛洋略带可惜地说,然后把红线的另一头缠在自己的手腕上,薛洋把缠着红线手举起来说“道长,你看这下我们不会分开了”安静了一会儿,薛洋趴在晓星尘身上说“道长,你怎么还不醒啊,我等了你八年了,道长,你说,我们还有下一世吗?”可终究没有人回答他